新冠疫情 - 2022年4月

“最是一年春好处” 的四月在封城隔离中默默的过去了。。。

原先好好的上海,各种闹剧不断出现,物资紧缺,消息不透明,管理混乱,好多都是我们这代人“活久见”的。

  • 把市场流通堵得严严实实,然后再尽全力打通堵点;
  • 要求所有市民足不出户,但吃饭问题自己想办法;
  • 给好人发了不少连花清瘟,又告诉你好人不能吃这药;
  • 阳了没有能力转运居家赋红码,自己转阴了要转运才能赋绿码;
  • 就医前要先测核酸,但进医院测核酸要有核酸证明;
  • 健康的人一遍遍地测核酸,但又告诉你测核酸有感染风险;
  • 测了核酸健康云可以查结果,但疾控中心说结果由它说了算;
  • 抗原试剂发了一堆天天测,但又告诉你这个是不准的。
  • 很多问题因为这些死循环而出,但所有部门都负责任地让这个死循环活着。

隔离期间流传的笑话,也由封城改成了核酸检测,物质供应。

街道做核酸,各小区封闭管理48小时。
有个阿姨在问:“有码能出去吗?”
保安说:“别说马,牛也出不去,大象也出不去,只有羊(阳)才能出去,而且还是专车来接出去。”

我打电话给我妈
我:“妈,听说中央调查组来上海了,多准备点吃的在家里。”
我妈:“怎么?要来家里吃饭?”

讲一个事儿:我周浦的朋友隔壁邻居一家六阳一阴,7天没人管在家,后来全阴了,最后把当初唯一阴抓走了,说他是密接。

上海当下的主要予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上海官员落后的欺骗方式之间的矛盾

  • 曾经得了新冠,打一金庸小说中人物--杨过
  • 终于出方舱回家,再打一金庸小说中人物--杨康
  • 再入方舱,继续打一金庸小说人物--王重阳

实在想喝可乐,但是团购50箱起,酒店的人我又都不认识。于是我就自己买了50箱,供应商给我打电话问我几个收货人,我说一个。
后来供应商就开始管我叫独立团团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