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国有关的几个神话故事 – 3

话说周瑜给诸葛亮弄死之后,鲁 肃一心想要替好友报仇,又惹不起诸葛亮,便想阴诸葛一把,便遍寻江东,寻找能躲过诸葛亮未卜先知之术的命外之人,谁知找了数月也没找到,他这边不急,那边 孙权可急坏了,周瑜临死,推荐鲁肃做东吴水陆大都督,结果这位不去整军布武,倒是一天的四处乱逛,孙权便派人去请鲁肃就任,鲁肃虽然报仇心切,但也知道食 君之禄,担君之忧,便先去军营报到,这个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也得把军营整顿一下不是,再加上鲁肃以前也在军中,但接触的都是程普,黄盖,韩当,周泰等高 级将领,中级的一些都不太熟悉,故也要熟悉一下。

也是凑巧,鲁肃碰到一个叫吕蒙的中级军官,虽然他不精于看相,但也看出,此人面上死气沉沉,估计命不久矣,鲁肃本是忠厚之人,对手下将领也颇厚道。虽然当 面没说什么,暗地里却让人往吕蒙家送去大量钱财。免得他死后,家中无人照顾。这一日,吕蒙回家,听闻鲁肃送财物至家中,心中不安,自古道礼下于人,必有所 求,便去求见鲁肃,问他何故如此。

鲁肃本不忍明言,但经不住吕蒙苦苦追问,便直言他是必死之人,恐他死后家中无人照料,估才赠他财物,以保家中平安。吕蒙听完不惊反笑,鲁肃愕然,吕蒙见鲁肃惊讶,便道起了此中的原由。

原来吕蒙二十岁时,一日神医华陀路过他家,见其身患绝症。便直言自己身份,然后劝他准备后事,估计他最多也就两年寿命。吕蒙听闻对方是神医华陀,又言自己 只剩两年阳寿。心中大骇,跪地不起,求华陀救他一命。华陀为人仁慈,禁不住吕蒙苦苦哀求,便道,“你这病已非药石可救,你现在速去何处何处(地名忘了)那 里有位管恪先生,人称神卜,这位先生身有异术,你去求求他,说不定还有救”,吕蒙听了,不敢担耽,连忙去找神卜管恪。

这位管恪先生当时年纪尚青,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吕蒙前来求助,便满口答应,待他细细一推算,却发现这吕蒙天生就是个短命鬼,只有二十二年阳寿,不由尴 尬不已。这管恪虽然号称神卜,可必竞比不了周瑜等天仙下凡之人,天上地下都没啥熟人,自然也没有回天之力。只得言自己无力相助。吕蒙听言,放声大哭,言道 家中高堂尚在,没想到自己天生短命,将来家中二老无人奉养云云。。。。

管恪本是孝子(古代的孝子还真不少)听他哭的悲伤,一咬牙,便答应相助。命吕蒙去买些羊回来,并言越多越好,这吕蒙也是个小气鬼,他本来身上带的钱 财不少,可舍不得,只买了三只羊回来,管恪也没多言,只命下人,将羊宰杀卤熟。又命吕蒙带着羊肉,来至路边一小亭子。命他在此等候,说今日中午,有一跛一 足,渺一目的老者从此经过,你可请他进来吃羊肉,等他吃完,你也别多说,就对他大礼参拜。待他说“没有我办不成的事,你只管说,”你再言你之事。他自有办 法救你。说罢,便匆匆而去。

吕蒙一人在小亭独坐,至中午时分,果见一长相和管恪所说的一样的老者路过,便如管恪所教他的那样请老者吃羊肉,那老头也不客气,一口气将三只羊吃了 个干净,吕蒙便又如管恪所教的那样,跪地不起,不住磕头。老头见他磕头,知他有事相求,便问他何事,他也不答,只是磕头,那老头笑道:“我左慈虽然没啥名 声,也小有道术,这世上还没有多少我办不成的事,你只管说便是”。吕蒙听他此言,知道时机成熟,便把自己过往之事明言,求左慈帮他延寿。左慈听完他所说之 事,也有些筹措,左慈本身也是野路子出身,天上地下也没熟人。如何能帮他延寿。遂对他说,如让我帮你延寿,我实实办不到,不过我也有办法保你阳寿尽时不 死,你只管回去,待你二十二岁生日时我自会前来助你。说罢,左慈化一阵清风去了。

这吕蒙虽是半信半疑,却也无法,再去找管恪,去见管家人去楼空。无奈只得回家,果然刚过二十一岁,便得了大病,一日比一日重,待快到二十二岁生日时,已病 的下不了床了。吕蒙自知管恪的话已经应验,只求那左慈老头能信守诺言。待他生日的前一天,左慈果然来了,左慈也不多言,只让他闭眼,他依言闭这眼晴,只听 耳边风声作响。待再睁眼时,已在一山洞之内,吕蒙见山洞,空无一物,也不知左慈何在,怕自己一睡不起,也不敢睡觉。在山洞守了一夜。至天明,发现自己未 死,不由大喜,出得洞外,见左慈坐在洞门口,便问其中原由,左慈只告诉他,他借山洞的小千世界,躲过了阴司的黑白无常勾魂。黑白无常遍寻不着他的魂魄,害 怕回去受责,已将他的姓名从勾魂牌上去掉。地府每十年一次大检查,这十年之内,他绝对安全。吕蒙听说自己顶多还能再十年,不由有些郁闷,正欲开口再求,左 慈却言道:“我吃了你三只羊,自然该救你三次,这算一次”,又取出两道符来,命他随身带着,大检查没有第一次勾魂索命那样严格,用这符就能蒙混过关。后吕 蒙回家,发现已过去了一个多月,心中更惊讶,他只在山洞呆了一晚而已,家人告诉他,他走后,家人常梦见一个黑衣和一个白衣的官差,到家中找他,就是找他不 到。吕蒙始信左慈之言并非虚假。

吕蒙说罢他的来历,鲁肃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是个非法居民,压根没有户口,所以面带死气而不死。鲁肃忽然心中一动,这位命中注定早死而不死,可不就 是自己正要找的命外之人吗,不由大喜,自此对吕蒙另眼相看,与其兄弟相称。又是升官又是送钱,还将自己的一身本领悉心传授。吕蒙当真是受宠若惊,不过这吕 蒙本是混混,对鲁肃教自己兵书战策,奇门异术,根本不感冒。越学越郁闷。鲁肃急了,不惜搬出孙权来劝学(中学课本好象就有这篇课文),吕蒙再不爱学,也耐 不过孙权的面子。只好又学了几天,鲁肃又特意前来拜访,吕蒙怕鲁肃训他,便掉了几句书袋,鲁肃假意大喜道出了那句名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君不复当 日吴下阿蒙矣”,这一捧,可把吕蒙给震撼了,原来读书还有这好处,连平日常训自己的鲁肃都能这样说,从此吕蒙发奋图强,认真学习。(可见老实人,骗起人 来,骗十个信十一个),鲁肃更加高兴,将平生所学尽传于吕蒙,只待时机成熟便给师叔诸葛亮来一记狠的。

 

鲁肃 寻得命外之人吕蒙,只等时机成熟就给他师叔诸葛来一记阴的,且按按下他暗暗等待时机不表。再说荆州,刘备此时,左龙右凤,又有关,张,赵,黄等猛将相助, 霸业渐成,诸葛亮觉的时机成熟,便决定出击四川,争取打一片根据地出来,但四川这个地方号称天府,地气非同一般,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进的,纵得蜀人相助,凡 带兵入川者多数也无善终(远得不说,新中国解放军带兵解放四川的将军张国华,大家有兴趣可以百度一下他的历史)。

常言道瞌睡有人送枕头,世上的事就这么巧,就在他们商量着怎么入川的时候,正巧有位三寸钉矮锉子张松先生,也正带着西川五十四州的地图,在寻找传说 中的真命天子,话说,这张松先生本是汉中张良庙门口一颗老松树,张良得道这时,于门前亲手种植,这松树染了张天师的一丝灵气,天生有过目不忘之能,因其天 性好酒,贪杯误事,失落了东海龙王为贺天师寿辰而进献的龙珠,(后此龙珠为汉中一放牧小儿所得,被其误食,化为孽龙,兴风作浪,后为二郞真君所擒,锁在四 川灌江口,这个传说,咱们有空可以当睡前故事讲讲)天师震怒,将其打下凡尘,投胎转世。就是张松。

这张松天生有过目不忘之能,故有一次无意间在蜀主刘璋处看到西川地形图,便牢记于心,回家后画了出来,当时刘璋暗弱,无天子气,张松就决心另投他主,以西 川地形图为进身之资。不过,当时诸候,势最强者莫过曹操,故张松最先投奔的不是刘备而是曹操。这边诸葛亮师兄弟可急了,师兄弟联手施法,庞统以凤凰之气破 开曹操的铜雀台,诸葛亮则因其前世封过神,故有号令万神之能,遂从阴司摄一恶鬼,令黄巾力士放在曹操头顶,这一招,俗称鬼摸头,(至今,四川的一些朋友骂 自己的犯糊涂的时候就会说:“我今天让鬼给摸了脑壳喽。。。。”)这恶鬼抱着曹操的脑袋不放,把个平时礼贤下士,只论才能不论出身的曹操搞的六神无主,心 如火烧。

正赶上身材矮小,獐头鼠目的张松先生前来拜见,估计张先生也给鬼摸头了,他这边就一心想试试看曹操有无容人之量,做足了一派狂士风范,那边曹操正一 肚皮焦燥,再被这位相貌猥琐,言词却锋利如刀的张松先生连连讥讽,大怒,二话不说就将其乱棍打出,张松前世本是松树,也是狂傲高洁之辈,受此大辱怎肯善罢 甘休,于是便决定投靠曹操的老对头刘备,以报今日之辱。

 

话说张松被曹操乱棍打出,便去投奔刘备,那边诸葛亮与庞统早已算的清楚明白,这条大鱼说什么也不能叫他跑了,师兄弟二便去见刘备,把张松的来历,目的详细告知,并为刘备献上一条妙计,刘备对他师兄弟二人,一向言听计从,遂按他二人的吩咐,亲近备下马车,前往城外。。。

再说张松,离开许昌之后就只奔荆州而来,刚至城外,就见一人赶着一辆马车前来迎接,定睛一看,来人竞是刘备刘皇叔。不由大惊。刘备上前问候,知来人正张松,二话不说,便请张松上车,并亲自为张松赶车,张松心内愈加感激。却不知这里面却另有玄机。

想当年,诸葛亮还是姜子牙在蟠溪钓鱼的时候,周文王访贤,碰到姜子牙,君臣问对,颇为相得。文王遂请子牙出山。并腾出自已的车驾请姜子牙坐,而文王则亲 自替姜子牙拉车,子牙公也不客气,大咧咧往车上一坐,任由文王拉,文王娇生惯养,拉了一段就没力气了,本不想再拉,谁知子牙居然不依不饶,让他再拉一段, 文王无奈,又走了数步,实在走不动了。让手下军士来拉。此时子牙方道:“你替我拉车八百零八步,我保你周朝八百零八年。”文王一惊,要再拉几步,却被子牙 阻止,言道天数已定,再难更改。后周朝果然延续了八百多年(东西周一块算)

张松虽然前世是仙家之物,有那么几分气运,灵气。不过也经不住刘备这么折腾啊,毕竟他比不了姜子牙,刘备赶车这一路,将他气运折了个干净不说还折了数十 年阳寿。诸葛亮师兄弟也借他的阳寿,气运,从西川摄来一缕龙气,披于刘备身上。这也是后来为什么刘备能兵不血刃,轻取成都的原因。

张松这边还得意洋洋,却不知自已大限将至,命不久矣,一进荆州,什么关,张,赵,黄,卧龙,风雏,一一上来与之寒宣,刘备又设酒宴款待,一众人等更是殷 勤备至,到酒酣耳热之际,刘备依计假借酒醉,放声大哭,张松惊问其因,刘备言自已戎马半生,至今竞无立足之地,就连荆州也是借的孙权的。

张松本就贪杯好酒,此时已喝的半晕,再看刘备身上居然有西川龙气,大笑卧龙凤雏皆是饭桶。刘备身有西川龙气,本是西川之主居然都看不出来。诸葛,庞 统二人只是笑而不语。张松见二人只是笑,不由心中有气,便赌气将西川地形图拿了出来,献于刘备,并愿意回西川给刘备当内应。刘,诸葛,庞三人终于松了一口 气,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把东西拿到手了。一时间宾主尽欢。次日,张松便告辞回西川为刘备当内应,刘备自是又为其亲自赶车,用最豪华的礼节将其送出城外,以 示自己不会过河拆桥。张松更是死心塌地。

 

话说这张松自投靠了刘备并献上西川地形图后,便急急忙忙赶回西川,准备为刘备入川做准备,也是天意该刘备得西川,就在张松还没计划出该怎么请刘备进西川的时候,却传张鲁攻打西川的消息。张松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去见蜀主刘璋,并建议刘璋请刘备入川来对抗张鲁。其实,纵观三国前期,只有两个人在打西川的主意,一位就是卧龙先生诸葛亮,另一位呢,就是这位张鲁,这按说,西川号称天府,物广人丰,称的上是一块大大的肥肉,为什么,曹操啊,孙权啊,马腾啊,刘表啊的都没人去吃呢,这里面却也有一个大大的原故。

话说现在的西川之主刘璋,常被人说暗弱无能的那位,其实他要不是什么主的,只是一位平头老百姓的话,最多也就被人说成是个老好人罢了,无奈,当了数十万人口的主,自然要被人骂无能的。

再说刘璋这哥们年幼时,有一次在府中花园玩耍,忽然听到花园门外一声雷响,心中惊奇,便带着家人到花园门外,见一大汉,双目流血不止,躺在花园门 口,已是奄奄一息,这刘璋为人心善,不忍心这大汉就此死了,便命家人将去抬了回去,并命人为大汉治伤。好生料理。众人见自家小公子发话,对这大汉也不敢怠 慢,这大汉也不客气,推衣衣之,推食食之,便如在自己家一般。如此数十日,大汉伤势也渐渐好了。

忽一日,刘璋家上空乌云蔽日,那云越落越低,竟与房檐一般高低,众人皆惊,都藏在房中不敢出门。摸约一刻钟,那乌云渐散,家人们出来干活,却发现那个养伤 的大汉不见了,家人皆称奇。不过刘璋家中,人口众多,走失一两个也很正常,刘璋只是出于一片好意,救治那大汉,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故也没有深究此事。

后刘璋长成,其父于身死之时将西川之主传给他,因为他为人懦弱,其余众人皆是不服,有不少人打着取而代之的主意,此时一位年青小将越众而出,力挺刘璋, 众人本不服,这小将一拳打碎了庭前立柱,众人皆惊,不敢有异议。刘璋大喜,亲召那小将前来询问,始知此人名叫张任,刘璋自知若非此人,自己恐怕很难上位, 遂对张任委以重任。纳为心腹。

这张任的来头却也不小,话说他的前世,便是封神榜上赫赫有名的七杀星,张奎,这张奎夫妻二人当年在绳池挡住姜子牙数十万大军,更是杀了黄飞虎,崇黑虎等“五岳”,连玉虚门人土行孙也死于张奎之手。自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这张奎怎么又跑来西川了呢?这说起来,还得从土行孙说起,这土行孙天生身材矮小,心理自卑,故极好面子。虽说他死后封了神,可他死的却极没面子。被张奎 用相同的地行术,把他阴死在了家门口。更有人因此就说他地行之术不如张奎,张奎地行之术一日能跑一千里,他只能跑八百里什么的,(其实二人本领不相上下, 只是土行孙死的实在太冤),土行孙一直就咽不下这口气,便一直想着怎么阴张奎一把。。。

话说这一日乃西王母寿辰,天上各路神仙皆要去祝寿,这土行孙想出了一个损主意,他便让他老婆邓禅玉,约了龙吉公主等一众要好的女神,女仙,在寿宴之上,不 停的给七杀星君张奎敬酒。张奎不知就里自然是酒到杯干,却不知他的行为早已激怒了他老婆高兰英。这高兰英实是女中豪杰,仙法高妙,武艺非凡,张奎当年能守 绳池和姜子牙数十万大军周旋数月,有一多半是他老婆功劳。但他老婆却有一个毛病,善妒。。。。

张奎平日,远远的看见有女子路过,都要赶紧绕行,以防给他老婆找麻烦,不料今天,却被一群莺莺燕燕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如龙吉公主之流,无论品貌、本事 更是在高兰英之上,高兰英当场就变了颜色,拂袖离席而去,这张奎本来就喝高了,更没看见老婆大人已经翻脸。只顾着喝酒笑闹。高兰英回到住处,料想张奎必会 跟来道歉,谁知左等右等,竟不见老公的踪影,越想越怒,便又回路来寻张奎,快至瑶池才见张奎兴高采烈,醉醺醺的出来。

高兰英大怒,上前责骂丈夫,常言道酒壮英雄胆,这张奎要换作平日的话,肯定灰溜溜的回家请罪了,可这瑶池附近,神仙众多,张奎说什么也不敢软了口 气,被同僚耻笑,于是便和老婆顶了起来,这夫妻二人越吵越怒,越怒越吵,初时还顾及情面,到了最后都上火了,一言不合,反目动手。。。。

这张奎开始还觉的理亏,动手也不敢太狠,谁知他武艺本就平常,一相让更不是老婆的对手,连着挨了数下,不由动了真火,便与老婆不死不休的真打了起 来,他一真打,高兰英更怒,一伸手便将自己的太阳神针放了出来,张奎当场被射瞎双目跌落凡尘。呵呵,正是前文书提到的刘璋所救的失明大汉。

这高兰英把老公打下凡尘,初时还觉的解气,但事后,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火,便又下凡尘,找老公回来。这中间,由于她耽搁不少时间,须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等她下凡找老公的时候,张奎以在刘璋住处了几个月了。

高兰英此时心生悔意,只为一时之气,竟让老公惹下如此大的因果。这三国本是沧海横流的时代,多有道德之士,一个不小心,千年修行画饼。但他夫妻二人本就 是忠义之士,想当年,不过受了纣王的一点恩惠,便以死报。更何况受刘璋活命大恩。夫妇二人商议之后,决定由张奎悄悄转世去辅佐刘璋,高兰英则替丈夫坐镇天 宫,顶替夫君,以防被其它神仙发现。

高兰英发现,刘璋本无人主之相,身无龙气,恐难守住西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天宫的星辰幡遮在夫君转世的张任头上,一时间,西川气运,便是一潭混水一 般,各路高人皆看不透其中奥妙,知西川有高人相助,故无人敢对西川动手。只有两个例外,一个便是四大天师之一张道陵天师的正宗后裔张鲁,仗着祖宗留下的宝 贝,看透了西川的气运,知刘璋无人主之气,故前来相夺。另一位自然是诸葛亮喽,想骗过诸葛,估计高兰英的本事还办不到。

这张任,自懂事之后,便会夜夜梦到一位女仙,前来教自己弓马武艺,兵书战策,又言她是自己前世妻子,前来助他辅佐刘璋。这张任也非凡人,一看刘璋便 知其无人主之相,但也是怪,每一见刘璋,便觉得自己似乎欠了刘璋什么东西,须得还他。故才有了力排众议,挺刘璋上位。待刘璋上位之后,张任才觉的松了一口 气人,似乎还清了一部分债务一般。张任知道,定是自己前世欠了刘璋,这一世是来还债的。。。。。

就在张任思考着怎么还清债务的时候,他不知道,他宿命中的对手,已经向着西川出发了。。。

 

话 说当年张任转世为人之时,他老婆高兰英曾替他算了一卦,说其必死于凤凰之手,这张任便留了心思,四处查访,想到躲过此劫,意外的在雒城外发现了一个叫落凤 坡的地方,此坡长满烈焰果,这玩艺儿乃南方火精所凝,若是凡人吃了必被烧死,就是神仙也不敢用,唯有凤凰鸟对这玩艺儿情有独盅,只要见着了就一定要去啄 食。张任见坡上密密麻麻的烈焰果,心中就有了算计。。。。。。。

再说刘备方面,自和张松定计之后,诸人都在静等西川的消息,果然接到刘璋的邀请,助其讨伐张鲁,刘备诸人大喜,遂定计准备入川,荆州的龙脉与江东相连,无 高人镇守必失,故诸葛亮不能去,庞统便自告奋勇前往西川,刘备自然同意,只是庞统天性狂傲,总觉着若带着关,张,赵这些当世名将纵夺了西川也不能显示自己 的能力。于是,他便挑了黄忠、魏延两个名声不显的新人,诸葛亮有心想劝劝庞统,但一则知道庞士元的脾气,二则觉的西川没什么高人,以庞统之能,也没什么问 题,于是一众人等便浩浩荡荡的前往西川。

后来的事情读过三国的都应该知道,庞统和他师兄诸葛的用兵之道可以说是两个极端,诸葛一生唯谨慎,庞统一生好弄险,先是玩鸿门宴想弄死刘璋,结果被张任识 破,又为刘备阻止,不由恼羞成怒,又玩什么小道抄袭,也是气数已尽,尽管诸葛亮在荆州发现天象有变,来信提醒,但面对怒火中烧的庞凤雏,压根没什么 用。于是庞凤雏怒气冲冲的带兵向着落凤坡进发了。

 

刘备自知伤了庞统的面子,颇感歉意。遂以自己的白马相赠,谁知这白马本是天上二十八宿的星日马,趁着天庭没人注意下界为妖,在荆州胡作非为,为荆州高士庞德 公(就是庞统的叔叔)所制,庞德公知其是天上的神道下界,故未伤他性命,只令他现出原形,为人骑乘十年,以赎其罪,起名的卢。这 的卢马本是天上神道下界,虽然法力为庞德公所禁,但本身散发的气势惊人,普通人哪有那么大的福慧,压的住他。故骑的卢马的人多数横遭暴死。的卢妨主的名声 也因此远播天下。直到刘备这里,刘备乃八爪金龙转世,将来要称帝的人物,方能压住他的气势。更兼当初庞德公当初存心让他多吃苦头,他虽身为白马,却未闭灵 智。与人一般,听着普通人将他呼来喝去,动不动就皮鞭乱抽,心中气苦,却口不能言。直至刘备骑着它被人追至澶溪,刘备高呼:“的卢的卢,今日妨吾,可以努 力矣!”言中竞有求肯之意,不由大喜,方露了一手,救了刘备而去,刘备因其救主,对其甚厚,不与普通马相同,这才使其归心。故刘备对庞统夸耀自已的白马乖巧,精熟,却非夸大之词。殊不知,白马心中早已乐翻了天,正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当初自己被庞德公所制,如今他侄子却落到了自己手里,此时不报,更待何时。于是白马就开始盘算着怎么算计庞统一把。

 

庞统也当真是流年不利,还没出发就 被一众人、马算计,怎奈他自己尚不自知,率领一众人马从小道偷袭张任。谁知道路越险,行至一个小山坡,庞统心中起疑,命人四处探查,只见坡上立着一块碑, 上书“落凤坡”三字,庞统一惊,发现护身的凤凰不知飞哪去了,心中大骇,遂对左右说:吾道号凤雏,此地却叫落凤坡,地名与我克,速退。于是打马欲退。

谁知那白马竞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庞统正惊疑间,只见一彪人马杀出,正是张任,张任看见白马,以为骑马的是刘备,便令人射骑白马者,可怜庞统,连人带马 被射成刺猬,他的不死之身全凭一对凤凰护佑,此时凤凰离身,自然魂魄离散,白马也借机脱了庞德公所下的禁制,重新投胎去了。

再说那对凤凰,因见落凤坡满山的烈焰果,虽说开了灵智,终究未脱禽类,一见果子,就满心去啄果子吃,待到庞统身死起了感应,方知不妙,待返回时,庞统已经 死的不能再死了,这对凤凰尚未圆满,全凭庞统身上的仙灵之气维持身形,此时庞统身死,自知不久便会消散,心中大怒,双双扑向张任,要与其同归与尽,结果一 头正撞在张任头顶的星辰幡上,当场身死,星辰幡也撞了个粉碎,一时间西川气运顿时明朗,无论曹操,孙权无不跌足,连西凉马腾都动心不已,西川眼看就变成了 一片事非之地。。。。。